• 當前位置:首頁  安財要聞

    志愿者,你在基層還好嗎?

    發布時間:2006-01-06瀏覽次數:387






    你在基層還好嗎?

    ?D?D走訪慰問基層計劃志愿者記行

      2005年7月19日,我校41名西部計劃和安徽基層計劃的青年志愿者從省城合肥出發,奔赴云南、重慶和安徽基層,開始了他們為期一年或兩年的志愿者服務。他們在那里的工作和生活還好嗎?校黨委和校領導對此很是掛心。2005年歲末,學校決定在2006年來臨之際,派出由校團委書記顧思偉及相關學院團總支書記組成的慰問團就近看望在安徽基層的7名志愿者。

    蔣海燕:流淚源于感動

    一見到母校的老師,蔣海燕的臉上綻滿了笑容

    感受著母校老師的關愛,蔣海燕激動的流下了眼淚

      從學校出發之前,走訪慰問團決定先去看看在潁上縣迪溝中心學校志愿服務的蔣海燕。在路上,顧思偉書記不止一次地說,家在內蒙的小海燕一個人到那樣一個陌生的地方去,不知是不是適應。這讓我們也不禁為她擔憂起來。

      12月29日下午,我們驅車來到迪溝中心學校時已是下午2點多了,事先得到消息的蔣海燕一見到老師激動地像個孩子似的,淚水和笑容交融在她的臉上。她說,從一大早,她就在盼著母校的老師到來了。她告訴記者,她現在擔任初一、初二兩個年級的英語課和政治課的教學工作,每周17節課,雖然很忙,但她并不感覺到累。她說,她喜歡這樣的生活,不僅僅是因為忙起來會減少寂寞,更重要的是忙起來說明這里需要她。

      迪溝中心學校的校長向我們介紹說,蔣老師工作非常敬業,學生們都很喜歡她。學校也盡了最大的努力幫助她解決生活上的困難,除了沒有工資外,學校里老師所享受的其它待遇都有她一份。學校住房困難,為解決蔣海燕的住宿問題,學校專門為她租了一間學校老師的房子,房租、水電費用全部由學校承擔。

      聽說蔣海燕春節準備回老家過節,校長立即表示,盡管學校的經費緊張,但她的差旅費學校將給全額報銷。

    戈德山:感謝母校

    戈德山在向母校的老師匯報他的工作和生活情況

      來到外國語學院2005屆畢業生戈德山志愿服務的壽縣安豐中學時,已是當天晚上6時了,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在安豐中學的大門口,顧書記一眼就認出了等在那里的戈德山。也許是激動,戈德山握住顧書記的手只是一個勁地說“老師好”。

      安豐中學是一所完全中學,學校各方面的條件都要比迪溝中心學校好許多。戈德山在這里的任務也不輕,他擔任了高一、高二兩個年級15節英語課的授課任務。多課頭授課對于一個剛剛走出校門的非師范專業的小伙子來說很不容易。記者問他:“累嗎?”戈德山的回答很坦率:“有點。但還行?!碑斘繂枅F的老師提出要見一見校領導時,戈德山有點猶豫,但他還是帶著我們去了辦公樓。也許是工作太忙的緣故吧,校領導顯得并不是很熱情。在簡單地了解了一些戈德山工作和生活方面的情況后,我們走出了辦公樓。

      在樓下,戈德山告訴記者,安豐中學是他高中時的母校,在這里工作和生活,有很多方面都比較方便,他現在租住的房子就是他讀高中時所租的房子,房東對他很好。但記者了解到,與蔣海燕相比,他的房租需要自己付。

      在我們和戈德山短暫的20多分鐘的交流中,他的話很少,但似乎又有話想對我們說。就在我們離開安豐中學驅車趕往蕪湖的路上,顧書記收到了一條手機短信:“感謝你們在百忙中抽出時間來看我!我一定會更加努力,決不會讓財大失望的?!卑l信人是戈德山。

    周遠明:稱職的“孩子王”

    和他的學生在一起,周遠明顯得很開心

    走訪慰問團全體成員與周遠明和上莊中學的領導們合影

      第二天中午,走訪慰問團一行從蕪湖出發,經過了長達5個小時的奔波,來到了此次走訪慰問的最后一站?D?D績溪縣上莊中學。這里是法學院2005屆畢業生周遠明的服務地。

      上莊中學是一所有著30多年校史的初級中學,地處偏遠山區,我們的車子開到這里時已經沒有向前的路可走了。盡管在我們看來,學校設施相當簡陋,但在已經與學生們相處得相當融洽的周遠明的眼里,這里的條件“還不錯”。

      在學校為周遠明提供的宿舍內,記者看到了貼在墻上的一張寫著“理想啊,用我一輩子去追求!”的紙條和一張作息時間表:早晨5∶40起床,6∶00上早自習;下午1∶00預備;晚上8∶35晚自習結束。記者指著作息時間表問他,你平時也需要這樣嗎?他笑了笑說:“我帶班主任,得看著學生?!薄澳悄氵m應嗎?”“剛開始不行,現在習慣了?!?/span>

      從周遠明的宿舍出來,我們去了校長辦公室。年輕地校長告訴我們,像周遠明這樣的志愿者,他們學校非常歡迎,志愿者在這里的工作對學校非常有幫助,彌補了學校在一些課程上師資力量的不足。

      周遠明告訴我們,他的主要工作是講授初一、初二兩個年級各一個班的英語課,每周12節課。此外,他還兼著初二4個班的信息課,每周4節課。

      在我們和周遠明總共不到20分鐘的交談時間里,不時有學生來“打擾”他,靦腆的周遠明笑著向我們解釋說,今天他所帶的班里要舉行元旦晚會,有很多事還沒安排好。記者在征得他的同意后,特意來到他們的教室,切身感受了“孩子王”工作的瑣碎與繁雜。記者問一個女生:“你們的周老師課教得好嗎?”一群學生大聲喊了起來,“好!我們都喜歡周老師!”期間,不時有學生給周遠明送“賀年禮物”。

      我們準備離開上莊中學時,被學生團團圍住的周遠明擠出人群送我們到了學校的大門口,此時,天空下起了毛毛細雨,在我們的車子開動的那一刻,我們分明看到了周遠明眼里滿含的淚水。

      車子開出很長一段時間,我們誰也不說話,我相信,大家的心里一定都在默默地祝福他們?D?D周遠明、戈德山、蔣海燕,還有計劃之中卻因時間和路程因素沒有看望的其他志愿者。(孫濤)







     

     





    返回原圖
    /

    人与野善人与善牲交